长安网群

通辽市库伦旗六家子镇司法所郑维勤:坚守公平正义 践行司法为民

2018-06-11 16:50:29来源:法治通辽责任编辑: (本文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)


61112.jpg

 

 

一身制服,一辆旧车,走遍西沟东梁,踏遍南山北坡;一身正气,一腔热血,串起邻里和谐,连着万家喜忧。郑维勤几十载扎根基层,用法理守护一方稳定平安,让司法正义在荞乡大地熠熠生辉!

日前,在库伦旗六家子镇司法所,直到中午时分,记者才等来匆匆赶回的所长郑维勤。身形稍显清瘦的他,说话干脆利落,走路一阵风似的。就在刚才的两个多小时里,他已下村调解完两起纠纷。

2016年8月,郑维勤作为驻村干部,到六家子镇二道洼村现场指导工作,一位村民跑来找村长,上气不接下气地说:“赶紧去看看吧,老刘家哥俩又打起来了!”“怎么回事?”职业的敏感让郑维勤不自觉地接过话茬儿。原来,打起来的两人本是叔伯兄弟,前后院住着,仅一墙之隔。20多年前,因为院墙的边界问题闹翻,大打出手住院,还惊动了派出所,当地人尽皆知。这一次,为建设“美丽庭院”,事关院墙重新修砌,两家又翻出旧账。了解情况后,郑维勤先从做双方子女工作入手,帮助排除情绪干扰。接着,在村干部的见证下,丈量好尺寸划定院墙边界,并在边界处打好洞,灌入草木灰作为界桩,以防有人再偷占面积。多年的积怨,让这哥俩事事不对付,前院大树的树枝长到影响后院出行,可前院人就是不修剪,郑维勤依据法理,讲了类似案例,告诉他们:如果树遭雷击或意外折断刮伤人,树主人须承担相应责任,就在当场,挡路的树枝被砍掉。期间,郑维勤还讲了“六尺巷”的故事,既是邻居,又是兄弟,更应该互敬互爱……“疙瘩”被解开,两家的关系便缓和了。

基层调解是一件“苦差事”,可谓“上边千条线,下边一根针”,许多问题最终要回到村一级来解决,甚至会身处危险的境地。2012年5月,甘库线一级路征地拆迁过程中,瓦房牧场一、二分场的村民因为林木承包发生纠纷,300余人聚集在施工现场,很多村民手中操着镐把、铁锹,情绪激动,为避免不必要的伤害发生,政府出动百余警力维持秩序,但争执双方各不相让,情势相当危急。郑维勤临危受命,走进剑拔弩张的村民中间,用他多年在群众中建立的威信担保,“你们这样不解决问题,伤了人还得承担法律责任,咱们回去好好商量。请相信我一定还大伙儿个公平!”经过几番口舌,现场危机总算解除。此后的20多天里,郑维勤吃住在村上,挨家挨户核实情况、做工作,走进地头反复丈量尺寸。他查阅了大量原始记录,借助丰富的司法经验和扎实的法律功底,终于找到合法依据,林地合同最终被裁定为“无效”,村民们拿到了120余万元征地补偿款,对他千恩万谢。

工作中,郑维勤常常换位思考,法理之外更讲人情,化解纠纷的同时,特别注重增进乡邻间的感情,每到一处,总是很快受到尊重和欢迎。2017年4月,一起叔嫂土地纠纷闹到了司法所,小叔子长年外出打工,嫂子在家经营土地。老人去世后,小叔子要求拿回自己及老人的土地和补贴,嫂子一口回绝。郑维勤在财政部门工作多年,对农业税减免等政策烂熟于心,他将一家子召集来,将事情一年一年捋清,按政策分阶段计算双方利益,还将小叔子未履行赡养安葬老人义务一事,在经济上做了折扣处理,双方心服口服,握手言合。事后,两人争着请郑维勤吃饭,他抓住时机,促成两家人坐在一起吃了团圆饭,叔嫂从此冰释前嫌。

调入六家子镇司法所之前,郑维勤还承担着难度大、任务重的刑释解教人员的安置帮教工作。矫正对象刘某刑满释放后没有经济来源,家里一贫如洗,两间破房摇摇欲坠。他失去了生活的信心,到处流浪,一度脱管。为了尽快将刘某纳入管理,郑维勤连续几天饿着肚子蹲在刘某家门口堵人,一等就是三四个小时。刘某无处躲藏,只好露了面。得知他身无分文,郑维勤自掏腰包请他吃饭,之后又协调村委会帮他修好房子,争取到低保。刘某激动地说:“出狱后,没人看得起我。我今后要是不好好配合,第一个对不起老郑!”

2017年12月,郑维勤作为扶贫脱贫攻坚包村工作队队员开展“精准扶贫”工作,政府给贫困户提供“扶贫驴”,但去辽宁黑山县拉毛驴的费用要自理。看到村民们面露难色,他主动提出,“我比你们收入高,这钱我出吧!”一趟下来,13个人,连吃饭带加油,花掉了1000多元。这事很快传开,贫困户们纷纷表示,“从前只听说村干部卡油贪钱的,如今扶贫干部搭钱干工作,我们一定好好干,争取早点脱贫!”

从助理调解员到专职调解员,十余年间,郑维勤接案率100%,调节成功率达98.8%以上。累计处理疑难纠纷3000余件,排查各类矛盾问题千余起,劝解群体性上访456起,避免多起械斗纠纷事件和75起民转刑案件发生。曾被授予“全国模范调解员”“通辽市五一劳动奖章”“库伦旗优秀共产党员”“全旗司法行政先进个人”“人民调解先进个人”等荣誉称号。2017年,他的事迹被改编成话剧《贴心老郑》,登上我市政法汇演舞台,引起强烈反响。

1962年出生的郑维勤面临退休,但他仍对岗位恋恋不舍。他对记者说,“对于司法工作者来说,百姓的信任就是沉甸甸的责任,国家没有亏待我,给了我太多荣誉。眼看快要退休,我得争取时间,能多做一点是一点。”

友情链接